2008年算起来真是我的幸运年,由于工作踏实肯干, 平时又跟市里领导和周围同事关系处得不错。 这不,踏着09年的钟声敲响之际,我被任命为明阳市市委书记, 由于离家较远又新上任,所以春节就没打算回家过年, 必竞新官上任三把火嘛。 叮……铃铃,桌上的电话铃声把埋头于资料堆里聚精会神的我唤醒了, 拿起电话: “刘书记门口有一位小姐找你, 她说是你的熟人”“哦,让她上来吧。” 放下门卫的电话,我有些纳闷了,刚到这里走马上任, 那里来的熟人呢一会儿功夫,传来一阵敲门声, “请进”抬头一看不禁眼前一亮,只见一位漂亮的女人正站在自己面前, 她五官明秀皮肤白嫩,大约有二十七八岁,穿着花格的短裙, 洁白的无袖T恤映衬的面庞愈加白晰略施粉黛, 看上去既明艳动人又比较含蓄丰耸的前胸把单薄的上衣顶了起来。 当她在门口出现的时候我就认出来了,应该说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年前大学同学的婚礼上, 当时的新娘就是我面前的这位美女静怡而新朗是我大学时的同班同学王虎, 王虎生得其貌不扬没想到娶得如此漂亮的老婆, 真是美女嫁丑夫当时我还感觉很郁闷。 “你好,刘书记”,静怡的话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赶紧满脸堆笑地请她坐下。 结婚一年,平添了几分成熟的性感,年轻人妻迈着轻盈的步履摇曳生姿, 性感的嘴唇洁白的牙齿,随着笑容脸上涨现出两个可爱的小洒窝。 我立刻被明亮的她吸引了,突然感觉周身热起来了, 裤挡中有些跃跃欲动。 寒喧一番,静怡细说自己的情况,原来她跟王虎刚结了婚, 就被调到明阳市来了所以两人一直两地分居, 一年也难得几次相聚静怡一直在想办法能把王虎也调到明阳市来, 可是她必竞刚到明阳不久人地生疏,谈何容易, 这次听说明阳市领导班子变动一打听,新来的市委书记居然是她老公的同学, 所以春节都没来得及回家就找上门来了。 听了静怡的一番诉苦, 我起身说: 「这样吧, 我现在还有个会议今晚我们再详谈,你放心, 我跟你老公是同学啊?这个…帮你安排工作, 甚至找个相当不错的工作应该还是不难的这样吧…」拿起笔刷刷地写了个地址递给静怡, 「今晚七点你到这里我再听听你的具体情况, 再做安排放心,啊,一定让你满意」静怡千恩万谢地走了, 看着她左右扭动的臀部和细细的柳腰我得意地笑了, 以我的经验孤身在外的女人有求于人的时候是很好对付的, 特别是这个人又是她的熟人的时候。 寒冷的夜风,让她脸色有些苍白,看到他走进来, 脸上挂着楚楚可怜的笑容。 急忙给她沏了杯热腾腾咖啡,端了盘水果来, 便坐下注视着她“白天工作太忙,没有仔细听你的情况, 现在你再详细介绍一下好吗我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安排”怡腼腆地一笑, 伸手挽了挽鬓角的秀发开始介绍自己的情况。 我一边装作注意地听着,一边借着递水果的机会坐得更近了。 手臂挨着手臂,大腿挨着大腿,感受着肌肤的弹性和热力。 虽然感觉有些过于热情,可是有求于人的静怡却不好把反感表现得太明显, 以免触怒他当她婉婉而谈,介绍完自己的情况后, 我点点头说: “按道理说像你这样的情况是可以考虑的……”。 静怡妩媚地一笑, 低声说: “您是一把手嘛, 如果您肯帮忙那一定能成的。” 我嘿地一笑, 说: “我也不能为所欲为嘛”, 说着手已经轻轻挽在静怡的腰上她的腰果然盈盈一握, 明显感觉到了她的紧张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可是一时却不敢乱动。 我的嘴贴近了她的耳垂, 说: “如果让人说我过于跋扈, 就不好了嘛你这件事我呢,是能办,可是我办还是不办, 那可要看你的意思了”静怡脸红心跳 低声下气地说: “刘书记, 我的难处您是知道的,如果您帮我这个忙,大恩大德, 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不用一辈子,一夜…就可以了”, 静怡涨红了脸站起来因为到从未有过的屈辱, 唿吸急促了些眼中隐隐有些泪光, 说: “刘书记, 您…”我沉下了脸淡淡一笑, 说: “当然, 我不会勉强你你自已想清楚,你是个漂亮女人, 我相信你们夫妻一定非常恩爱吧?嗯?我并不想破坏你们的婚姻 各取所需各有所酬嘛,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天各一方, 做牛郎织女好了只是现代人是很难在感情上做到什么天长地久的, 到时只怕真要劳燕分飞了你想想吧”静怡红着脸走到门口, 我叫住她说: “这种事在现代社会很平常嘛, 你就当多做了场春梦你是结过婚的人了,没什么损失嘛, 有多少比你有身份、有地位的女人用这种方法得到好处 不是活得很自在嘛那些大明星够风光吧?她们的丑事被你揭开了都不当一回事, 照样活得风风光光的笑贫不笑娼嘛,你要走, 我不拦你记住,这件事我不办,在本市就永远办不成”, 我端起一杯荼悠然地坐着,打开了电视,看也不看静怡一眼。 静怡拉开门,怔忡不已,进退不得,她觉得自己软弱极了, 可是如果走了出去那就真的象他说的一样,一辈子过着两地分居的日子了吗。 她心乱如麻,梦游似的关上了门,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跌坐在沙发上。 我得意的把电视声音调小,走过去挨着她坐下, 搂住了她的肩膀静怡娇躯一震,勐地惊醒了过来, 抓紧了他的手却紧咬着唇,一言不发。 我贴在她耳边说: 「放心吧,你不说, 我不说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的,嗯?你的事我会尽快给你办, 就…把你老公调到税务局怎么样?那可是别人想要都得不到的好地方呀“边说边牵着她嫩滑的小手走向了我的卧室, 我一边轻轻抚摸静怡紧张的肩背另一只手温柔地替她脱掉了上衣, 隔着胸罩贴在她的双峰上面。 静怡面红似火,却没有反抗,只是开始细细的喘息起来, 洁白的牙齿咬着下唇于是我隔着那一层薄薄胸罩, 开始搓揉起来并将嘴唇贴在她的颈上,亲吻着她的肌肤, 静怡浑身一震闭上了双目,右手解开衬衣,顺利的滑进里面, 握着她结实饱满的乳房来回地搓揉着,并不时捏捏她的乳头, 感觉是又软又滑而静怡双颊似火,浑身瘫软, 乳房原本是软绵绵的也渐渐发涨变硬。 尽管她从心底感到屈辱和不堪,但是生理机能上的变化是她无法控制的。 不知不觉间,静怡的上衣已经被彻底的解开, 高耸挺拔的玉峰少妇甜美的面庞上满是掩饰不去的羞意, 那柔弱无助的神情更激起人摧残的性欲。 我的大手不停在双峰上又搓又捏,有时用力去捏那两粒鲜红的葡萄, 她那两敏感的尖峰所感受到的触觉,是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阵阵的快感涌上心头也把永难忘记的屈辱深深印在她的心底。 她的娇躯瘫软着,一条腿搭在地上,我的右手慢慢放开了她的乳房, 往下移向小腹在柔软平坦的小腹上抚弄了一阵子后, 再一寸寸往下探去解开了她的腰带,往下拉她的下衣。” 别…不要…嗯…啊…不要…“,她先是紧张地拉紧裤子, 紧张地说但睁开的一双明媚的俏眼看到我威胁的目光, 不由心中一震挣扎的勇气像见了火的雪狮子, 一下子就化了她的声音愈来愈细,可是,我却已趁此机会吻向了她诱人的两腿之间。 她长长睫毛遮盖下的双眼娇羞无限的看着我在她胯下忙碌着, 头左右地摇晃着身下传来的甜美感觉让她不时张开性感的小嘴, 发出一串串诱人的呻吟也刺激得我性急的扯下了她的裤子, 一双丰腴白嫩的诱人大腿赫然呈露出来。 我喘着粗气,脱掉裤子上床后,手掌按在她的私处, 手心的热力让她全身都轻轻颤抖起来当女人的这里也已被人恣意玩弄时, 她已彻底丧失了反抗的意识我趁机用舌头把她的小嘴顶开, 她的双唇和香舌也告失守我顺势将舌头伸进她嘴里。 「嗯…嗯…嗯…滋…滋…嗯…」她放弃抵抗了, 任由我的舌头在她的口中翻搅甚至不自主的吸吮他伸过去的舌头。 我狂烈的吻着她,一手搓着她的乳房,一手在她散发着热气的阴部搔弄着, 逗引得静怡双腿绞来绞去而淫水一直不断的流出来, 湿了阴毛和沙发也弄湿了我的手指。 也许是长期分居的原因,彻底挑起了静怡内心中寂寞已久的欲望, 她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握住了我涨硬的肉棒并上下套弄着。 在我高超性技巧的挑逗下,原本成熟端庄的静怡那隐藏于内心深处的淫荡本性渐渐散发出来, 双颊晕红媚眼微张,性感的红唇微张,她的肌肤细腻光滑得如同象牙一般, 成熟少妇的胴体果然迷人。 我放开气喘吁吁的静怡,起身跪到她身边, 将粗长的肉棒伸向她嘴边:”来宝贝,含我的屌“, 她睁开娇羞的双眼看着我”不不要……“,当我牵着她的手握住我怒涨的肉棒后, 她终于经不起肉棒上传来的陈陈雄性气味的诱惑 用舌轻抵着。 哦……一股舒爽的感觉直冲脑门,”太爽了, 宝贝“。 静怡也完全沉醉在其中,听到我的赞美象得到鼓励一样, 尽情的玩弄起粗大的肉棒不时伸出舌头舔着棒身。 受不了她玩弄肉棒时的表情,于是反身卧到她身侧, 将静怡修长的腿扛到肩上一手搂着她性感的屁股, 去舔她淫水淋淋的肉穴。 当我触碰到她娇嫩的阴唇时,能够感觉到她阴部的收缩, 轻颤。 将嘴紧贴在她散发出陈陈热气的穴口,紧咬住两片肿涨的阴唇吸吮着, 这样的刺激让她忍不住大声呻呤着同时加大了爱抚我肉棒的力度。 我紧搂着她性感的臀部,将舌头向她穴中深抵, 舌尖去挑磨嫩滑的阴壁。 静怡的呻吟越来越大,穴中淫水已将整个阴部弄得湿滑不堪, 我将沾满她淫水的手指伸到她面前静怡羞得将红着脸扭向了一边。 此时的静怡已完全放弃了任何伪装,我顺利的脱下了她身上仅存的一件胸罩。 坐起身扒开她的两条嫩白滑润的粉腿,盯视她柔黑阴毛掩映下的私处, 鲜艳得像成熟的水蜜桃。 静怡微微睁开俏目,看我正盯着她的隐私之处, 那里连自己的丈夫也没有这样大胆仔细地看过 一阵躁热涌上了她的脸她又紧紧闭上了双眼, 仿佛这样可以使自已忘记眼前的窘态。 可是丰满结实的双腿却暴露了她内心的想法, 此刻正羞耻地死死夹在一起不住地哆嗦着,细嫩的腿肉突突直跳。 此刻的她,头发披肩,俏脸绯红,全身赤裸, 淫态诱人我已经再也忍不住了,握住自己怒挺起来的肉棒, 对准仰卧在大床上的人妻狠狠插入。 粗大坚硬的肉棒顺着湿热的肉穴重重地插了进去, 顺利地一插到底!静怡感到自己隐秘湿热的小穴里忽然被插进一根粗大火热的家伙 一种难以形容的充实感和酸涨感令她立刻发出一声尖锐的悲鸣 身体勐地剧烈扭动起来!她的屁股要往后缩 我一手支在床上一手握住她纤细的肩,使她无法逃脱, 接着就是一阵紧似一阵地在她温暖紧密的肉穴里重重地抽插起来!天啊 人妻那紧密柔嫩的密处是那么的舒服,简直是男人一生梦寐以求的乐园, 我兴奋得飘飘欲仙感到她紧密的肉穴死死包裹住了自己的肉棒, 加上她突然地挣扎和反抗丰满的屁股一拱一抬的, 更加深了她的快感我将静怡的双腿曲起到胸部, 让她整个臀部抬高然后整个身体压向娇弱的静怡, 肉棒奋力地抽插奸淫来。 在我狂暴粗鲁的奸淫下,端庄妩媚的静怡几乎是毫无反抗地任凭我奸淫着, 在她丰满赤裸的身体上大肆发泄着。 软软的大床上她娇嫩丰满的肉体被插得陷下去又弹上来, 一对丰满的乳房也像活泼的玉兔似的跳跃着。 如此美味,我不想草草结束,更要摧残她的尊严和贞操, 让她乖乖地对自己俯首贴耳起身坐在床上,拉起静怡让她坐在自己的胯上, 静怡见事已至此只想快快结束这场噩梦,脸红似火地站起来, 任由我拉着分开丰满的大腿坐在我的老二上, 两个人重新连成了一体我一挺一挺地向上攻击着, 白嫩的乳房跳跃着。 双手环抱着静怡丰盈肥厚的屁股,静怡怕向后跌倒, 不得不主动伸出双臂环抱住我的脖子摇摆着纤细的腰肢用她美妙的肉体满足着我的兽欲, 半闭着美丽的眼睛发出哀婉淫荡的呻吟。 她一双雪白的大腿垂在地上,极为性感。 就这样,她被操得终于难以抑制地自喉间发出了甜美的呻吟声。 操弄了一阵,我一边抚摸静怡光滑的背部, 一边躺向床上静怡双手支在我胸膛上,扭动屁股套弄着我的肉棒, 大肉棒上传来的舒爽感觉让我欲火进一步高升, 将静怡搂向自已怀中一手紧搂住她浑圆的屁股, 挺动下身将涨硬的肉棒在静怡紧密的肉穴中快速抽插着,”啊……啊……啊……啊“静怡发出了一陈陈快乐的呻吟。 此时我让静怡转身背对着我躺到我身上, 静怡和丈夫也没试过这种姿式做爱所以红着脸, 怯怯的转过身噘起白嫩丰满,浑圆隆翘的肥臀, 握住沾满淫水的肉棒缓缓的将小穴对准套坐了下去,”哦……“那种肉棒层层剥开穴中嫩肉的感觉真爽。 她肯定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动作生硬而不自然, 臀部小心地扭动着因为这样羞人的举止,她的脸蛋一下子烧的通红, 就像是黄昏的晚霞般俏丽迷人。 望着骑在自已身上的美丽少妇,我不禁欲火大炽, 老二急剧的膨胀我将她的整个上身搂住,大肉棒的穴中快速抽插,”啪……滋……啪……滋……啪……滋……“性器磨擦的淫水声不断从身下传来。 ”啪啪啪啪……扑滋……扑滋……“,我再也按捺不住, 肉棒在穴中越插越勐越插越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淫荡的叫声回荡在屋中像在宣誓着一个人妻的坠落。 连续的抽插几十下后,我将静怡香汗淋淋的肉体入下, 侧身从后面进入她体内。 她美丽的螓首高高地向后仰起,娇美可爱的脸颊顿时充满了羞涩和无助, 抚摸着静怡大白屁股上的粉嫩肌肤享受着女性身体特有的馨香和光滑, 静怡不自然的扭动着屁股那坚硬火热的老二箭一样在她娇嫩的穴中穿刺, 高贵美丽的人妻柔若无骨地承受着又一波攻击。 我的大老二扑哧扑哧地插进拔出,在年轻人妻的肉穴里寻求着至高的快感, 美丽的女人微张着小嘴满脸的娇媚,秀气的眉毛哀怨中透着一丝兴奋, 已经呈现半昏迷状态了。 静怡肉体的诚实反应更使她的心底产生了极度的羞耻和罪恶感, 她感到对不起深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可是同时, 她已不由自主地陷了进去无法自拔,一种绝望的念头迫使她努力使自已忘却目前的处境。 我转身将她放成正常位,此时,她浑圆肥美的臀部和丰满鼓涨的阴户完完全全的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黝黑浓密的阴毛沿着阴户一直延伸到了幽门。 我已没法再欣赏眼前的美景,俯身紧压在静怡性感的肉体上, 大肉棒无需引导”滋……“的一声又钻进这熟悉的肉洞中了。 少妇那鼓胀突起的洞口中老二像打桩机似的顶弄着。 静怡只觉得穴口的嫩皮娇羞的包着肉棒,二者的摩擦连一丝缝隙都没有了,”啊啊啊再深一点,我受不了了。 啊…啊…,好爽,啊…啊…要…啦…呜…呜…我要死了…“呻吟声越来越大了, 她的肥臀左右摇摆”啊…啊…啊…啪啪啪…啊啊啊…呜…喔…啊…“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勃发的激情, 粗大的肉棒已经涨到了最大限度。 火辣辣的大老二把小肉洞填得满满当当,没留一丝一毫空隙。” 嗯嗯嗯…,嗯嗯嗯…“静怡发出了无意识的吟唱。 我清楚的感觉到她的穴中的嫩肉缠绕,吸吮着着肉棒, 火热的肉棒每次抽动都紧密磨擦着肉壁让这位美女发出”唔唔…唔唔…“的呻吟声, 这是多么美妙的乐章啊低头看着自已乌黑粗壮的肉棒在她的浑圆白嫩的玉腿间那娇小细嫩肉缝中进出着, 而这位高贵美丽、端庄优雅的人妻却沉落其中 真的太爽啦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我一次又一次使劲抽送着自已的阴茎, 让它在她的紧窒的空里频繁的出入。 美丽的人妻承受着我的狂风暴雨, 并开始大声地呻吟着:”…啊啊…唉唉…啊啊…啊…我穴快爽死啦…干死我…大鸡巴老公…呀…啊啊…啊啊…啊…大肉棒哥哥…啊…太爽了…“,”哈哈开口求饶了吗?求我,求我啊,求我快些射出来, 射进你的身体“我得意地命令道。 同时肉棒也越干越兴奋,勐烈的抽插,飞快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啊…唔…“不断的呻吟。 粗大的肉棒不断顶进穴中。” 啊…“她终于配合地呻呤”求…你,…求…你, 干我干我吧,干我的…我的身体,快些给我吧, 啊…我受不了啦…“我用尽全力加紧干着”啊啊…啊啊…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快…给我…射给我…“我一边亲吻着她娇叫的小嘴 一边挺动屁股快速抽插快意渐渐涌上来。 ”快,求我射给你,快,快…!“静怡凭着自已的性经验, 感觉到穴中的阴茎更加粗大间或有跳跃的情形出现, 知道这次真的要泄啦不得不提起精神,抬起头, 张开红润的小嘴 喊起来:”求你…,刘书记…好…好人…, 我的好哥哥…射给我,射进我的身体吧…,我…好需要…啊…不行了…好胀…快…给我…啊…太强了…呀…“微闭着媚目, 暂时放任自已的放纵和淫荡以刺激他的高潮。 我下意识的紧紧向后拉住她的双胯,老二深深的插入肉穴中, 顶开花心龟头一缩一放,马眼马上对着子宫吐出大量的滚烫的精液, 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喷射进美丽人妻久旱的穴心。 被我的激射所刺激,静怡的肉穴也缩紧了,紧包着肉棒。 当我放开她丰腴的肉体时,她整个人都像被抽去了骨头似的, 软软地瘫在了大床上只有裸露着并在微微抖动着的肥嫩的大屁股上, 红肿的穴口一时无法闭合一股纯白的黏液正从那里缓缓流了出来…真是一幅美丽的景色!。